福建狠菜老鼠干,一只顶三只烧鸡公
2019-07-24

    “一鼠顶三鸡”不是什么空穴来风的江湖传说,而是脚踏实地的民间智慧。

    吃了以后管用、靠谱、强力补,老百姓自然会口口相传,传宗接代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道狠菜看着天打雷劈,吃起来却妙趣横生。

    看着碗里那一盆异兽,有点在五庄观吃人参果的意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福建宁化,田鼠被吃到濒临灭绝,每只外地鼠爷都绕道而行。

    曾经的四害之首成为福建的特色美食八大干之一。

    怀着“一鼠顶三鸡”的信念,当地人一次次把烤干的鼠肉送入口腔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早上吃鼠干,晚上不尿床”

    “治肾亏不含糖,兄弟们都站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老鼠干对身体的奇效让每一个尿床的男孩都逃不过嚼老鼠干的命运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对疗效的高需求下,吃老鼠干已经成为宁化人上百年来的传统。

    据当地捕鼠达人称,每个山里的男人都会自制捕鼠笼。

    因地制宜,取吸天地精华的翠竹为笼,以聚柴火气的稻米为饵。

    有点修仙小说里诱捕禁区灵兽的感觉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素材由“野心视频”提供

    从山里收集的鼠仔,最重要的就是褪毛破肚。

    以大火开水猛蒸15分钟,既保证皮毛分离,又不破坏鲜嫩肉质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素材由“野心视频”提供

    

    拔毛是个狠活,看着跟撕蕉皮一样丝滑,实际上最困难的就在于它的手感。

    光用想的我就已经脚底板出汗,想逃离,想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当皮落、肉现,如少女般白嫩温润的鼠体就这么赤条条摆在眼前,你流下了这个冬天的第一滴冷汗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素材由“野心视频”提供

    

    在本草纲目中曾提到毒草周围往往就是解药,让老鼠丧命的竹片和米糠同时也是让它可口的秘诀。

    以最虔诚的姿态方能逼出最深层的滋味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素材由“野心视频”提供

    

    同样15分钟的大火猛蒸,这一次揭盖,是拨开云雾后的那道金光。

    从心灵窗户直击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激起旁观者口水在食道来回撩拨的原始冲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素材由“野心视频”提供

    

    但这刚被上色的鼠肉,也只是半成品。

    如果偏好原汁原味的弹牙口感,撒上调味料就能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而追求齿间酥脆的高端食客,通常喜欢油炸老鼠干。

    “油炸是最粗犷但也是最霸道的烹调法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更讲究一点的人家则会在每天的早市搜寻上品。

    50元一斤的鼠肉干,够给全家的男丁打足精气神,干一天的活都不会觉得累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于实在无法看着鼠爷下口的人,这道猪肉笋干炒鼠肉就是贴心的佐饭佳肴。

    猪油的香气包裹精瘦的鼠干,从舌尖到胃底都是萦绕的畅快。

    饱食鼠干后的身体,比在小区门口按摩店扎半小时电针还通畅。

    

    素材由“野心视频”提供

    

    各花入各眼,走出宁化的老鼠依旧是那款老鼠。

    虽然宁化人称原味鼠干和普通瘦肉干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但来自北方的小龙,在洞中虎的身上尝到了牛羊肉身上那股熟悉的、令人爱恨交加的骚味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将视野放出国门,就会发现世界人民的大一统终究会归结到吃上。

    都灵大街上一位来自尼日利亚的黑大哥,就因贩卖老鼠干、鱼干被当街逮捕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分享家乡味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的确,在非洲老鼠也是款地域性美食,黑大哥们更热衷于串烧鼠爷。

    烧烤是人类第一次品尝到熟食的技法,这让不论是何种肤色的游客,都在烤串前伸出了舌头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外焦但里嫩,撕扯间还能看见细腻的肉丝。

    睁开眼是曾让人畏惧的跑地鼠。

    闭上眼却是比烤鸡皮更让舌头爽到打卷的酥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每一个品尝过烤鼠串的食客都似被打通任督二脉,对非洲跺脚舞无师自通。

    “这能帮助我咽下这绝无仅有的美味。”

    烤串大师面对这样的食客,总是露出习以为常的欣慰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在泰国这个离我们更近的地方,鼠肉更是在肉铺上独占一席的霸王。

    原始、生猛,保留天然的风味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在越南,鼠爷也成为论斤买卖的肉生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能满足各地食客的,永远是那个万能的爸爸。

    为爸爸鼓掌!

    PS:谁叫我吃,我打死谁。

    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beebee可能是你见过的最野的公众号了

    关注我,要不不给弹JJ

    你看着办吧宝贝儿

    ▼

    

    ps:都他吗点个吧,点了让你弹基基